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8月1日 星期三

我死守「聖經」字句,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
我是大連開發區靈恩派的帶領,2002年9月30日接受全能神末後新工作。是神的大愛拯救了我,不然我仍奔跑在抵擋神的路上不知悔悟,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使我的人生有了新起點,生命進入了新的歷程。
1998年我從黑龍江大慶來到大連開發區。2000年夏,有幾個信徒對我說,教會裡來了幾個傳末世福音的人,就是人們傳說的「東方閃電」,他們說來了,已到了國度時代,不要聖經了等等。因以前沒聽說過傳這末後福音的,我就說,不要聽他們瞎說,免得「上當」受「迷惑」。聖經告訴我們:「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 (太24:23-24)為了弟兄姊妹不受「迷惑」,我請來大慶總部的帶領開了三天同工會,專講怎麼抵擋「東方閃電」,一同工說:他們傳這次神來了不叫耶穌,名叫大有能力的「全能者」……若不接受就殘酷地折磨人,割耳朵、剜眼睛、打斷腿,甚至抄家,這哪是信神傳福音,這純屬是「異端」、是「邪教」。所有在場的人都非常震驚:怎麼會有這樣的教派?
為了「捍衛」真理「保護」群羊,我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了各教會同工聚會,針對「東方閃電」講「辯證學」、「論異端與極端」,講了一個月之久,然後各教會同工再到自己教會去講。為了讓所有人都會抵擋「東方閃電」,我又特製了「抵擋異端辯證卡」,卡片上指定經文對正他們所傳的某一句話,並且要求每人一份,還得背下來,隨時可以抵擋傳末後福音的人。我又叮囑各教會同工,回本教會必須認真清查每個信徒曾同什麼人有來往,親戚朋友有沒有信「東方閃電」的,都要一一列上清單,重點監視靈裡光景不好的信徒。然後,我又走訪了各個教會,交代各接待家庭一定要把好門,決不讓陌生人進教會,信徒不可以帶任何親屬、朋友關係的陌生人進教會。

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抵擋時目空一切,蒙羞後悔斷肝腸

📚📚📚📚📚📚📚📚📚❤️❤️📚📚📚📚📚📚📚📚📚
我原是自由團體(曠野)派講道人。97年2月我因病信,主治好了我的病。因著蒙了主極大的恩典,看到了許多的神蹟奇事,使我追求主的熱心特別大,並成為帶領心目中的重點培養對象。
98年末,帶領告訴我,現在出現一個派別,叫「東方閃電」,說主來了,他們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帶領又把反面宣傳材料拿給我看,上邊寫了許多毀謗全能神的話,其中還說神不顯神蹟奇事了。聽到這些,我就特別恨「東方閃電」,心想:這哪是信神的,信神的人絕對不能這樣,神怎麼能不顯神蹟奇事呢?肯定不是神,是神應該顯神蹟奇事。我對帶領說的話及反面宣傳材料深信不疑。在帶領的煽動蠱惑下,我開始走上了抵擋全能神末後新工作的罪惡道路。
講台上,我大講特講「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告誡弟兄姊妹不能接受;講台下,我不辭勞苦、披星戴月,風雨不誤地抵擋、逼迫傳神末後福音的弟兄姊妹,以「護教」、封教會、驅逐「閃電」為我「神聖」的「職責」,我被稱為抵擋「東方閃電」的主要幹將,成為家鄉一帶的「出名人物」,甚至帶領都下保證說,將來誰進「閃電」,馬弟兄也不能進。

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我這顆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叫卓愛豔,出生在基督教家庭,12歲就開始講道,19歲就離開家走上了專職事奉神的道路。我上過神學,接觸過很多國外的牧師和傳道士,我總以這些為資本,再加上熟讀聖經,憑著多年的作工經驗和給我的恩賜,高高在上,把主耶穌的二次再來定規在聖經和自己的頭腦想象、觀念當中。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瘋狂抵擋長達六年之久的全能神竟是我日思夜盼的主耶穌,在這六年中不管我如何抵擋,神的手一直沒有離開我……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基督徒經歷文章 | 神的愛浩瀚無比

☘️☘️☘️☘️☘️☘️☘️☘️☘️☘️☘️☘️☘️☘️☘️☘️☘️☘️☘️☘️☘️☘️☘️☘️

山東省 李晴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淚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絕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心裡倍覺溫暖,神慈母般的呼喚使我感到自己終於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靈的歸宿。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從中知道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神宰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全能神就是人類唯一的依靠與拯救。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積極參加聚會,在全能神的教會裡,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單純敞開,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很踏實,心裡特別得釋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從未有過的幸福與快樂,因此,我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信心與希望。為還報神的愛,我開始在教會中盡本分。可是沒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許人信真神、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抓捕、迫害。
2009年臘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裡洗衣服。突然五六個便衣警察衝進我家院子,其中一個吼叫著:「我們是刑警隊的,是專門打擊信全能神的!」還沒等我回過神來,他們就像土匪強盜一樣開始各處亂翻,將屋裡屋外都翻了個遍,把翻出來的信神書籍和一台DVD機、兩台CD機全部沒收。接著,將我押上警車帶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以往弟兄姊妹說的被惡警抓捕後受酷刑的情景,心裡特別害怕,心就像提到嗓子眼一樣。情急之下,我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此時我很軟弱,一想到受酷刑我就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除去我的懼怕。」禱告後,我想起了兩段神的話:「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我害怕撒但的酷刑是我對神沒有真實的信心,撒但就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它再凶殘也在神的手中,而且,撒但越凶殘越是需要我憑著信心為神作見證的時候。在這關鍵時刻,我絕不能被撒但的淫威嚇倒,我要靠著神加給我的信心與力量戰勝撒但。想到這,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河北省 王成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聽到造物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
河南省 超脫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就因信耶穌常常站台子挨批鬥、掛牌子遊街……我的童年是在村裡人的冷眼、譏笑中度過的。在我幼年的記憶中,來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善良、和藹可親,我一直不明白,這麼好的人為什麼要挨批鬥、遊街呢?2001年,也就是我二十歲那年,我們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我因信神也親身經歷了一場噩夢般的抓捕與酷刑折磨,才終於找到了答案,解開了心中多年的困惑……
那是2003年6月15日晚,中共政府對我們這一帶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進行了一次瘋狂的大抓捕,這一晚令我終生難忘。當晚八點左右,由於勞累了一天,全家人剛剛躺下入睡,警察、村幹部等七人翻牆入院後直接破門而入,持槍闖入我家,凶神惡煞地吼道:「不許動!」不等我們穿好衣服,惡警們就連拖帶拽把我們全家人控制在一個屋子裡,接著幾個惡警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將屋裡、院裡翻得亂七八糟,簡直找不到下腳的地方,就連糧食囤都不放過。他們把麥子扒撒了一地,搜出了一些神話書籍和許多教會物品,還把箱子裡祖輩留下的一對銀手鐲和四塊銀元也趁機搶走了。最後又把桌子的抽屜撬開,搶走了裡面的四千元現金。我父親上前拉住拿錢的那個惡警,說其中三千元是我家貸的款,準備拿去買三輪車用的,請他將貸款留下。惡警猛勁一掌推開父親,父親猝不及防倒退幾步後跌坐在地上,之後父親爬起來再次苦苦哀求他,惡警獰笑說:「這是贓款!」最後硬是以「搞反革命活動的贓款」為由強行擄走,這些錢最終也未歸還。半個小時後,我和本村被抓的弟兄姊妹一起被押到了市公安局。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歷經患難 神愛相伴

📗📗📗📗📗📗📗📗📗📗📗📗📗📗📗📗📗📗📗📗

河南省 王瑜
我叫王瑜,今年七十六歲了。1978年我因病信了耶穌,期間得了很多恩典,為此我大發熱心為主作工,各處講道、傳福音,還接待弟兄姊妹。很快教會便發展到兩千多人,因此中共政府的逼迫也隨之而來。為了阻止我信神、傳福音,警察曾多次抄我的家,每次抄家凡是家裡值錢的、能拿走的東西都被他們拿走,甚至連電燈泡都擰下來帶走了,而且我還被公安局抓捕、關押了十幾次。1996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兩年後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加瘋狂的抓捕迫害。雖幾經磨難,但我卻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拯救與愛。
1998年5月的一天凌晨兩點多,一陣猛烈的敲門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不由得緊張起來,心想:準是警察來了!家裡還住著五個從外地來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該怎麼保護他們呢?我心裡一陣慌亂。沒等我去開門,惡警們就「咣」的一聲把門踹開了,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舉著槍,十幾個惡警拿著電警棍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一惡警一進門就朝我身上猛踹,並大罵:「他媽的,你被抓那麼多次還敢信神!我非把你弄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不可!」這幫惡警在屋裡大吼大叫:「我們是公安局的,快起來!」沒等弟兄姊妹穿好衣服,他們就強行把我們六人雙雙銬在一起,並對我們強行搜身,我手上的一枚戒指也被惡警搶走了。接著惡警們在屋裡翻箱倒櫃,連裝麵粉的缸都攪了攪,麵粉撒了一地,東西扔得遍地都是。他們共搜走十一台錄音機、一台電視機、一台電風扇、一台打字機和兩百多本神話書籍,還把我兒子的抽屜撬開,把兒子剛發的一千多元工資也搶走了。十幾個惡警正準備把我們押往派出所時,我兒子下班回來了,他一看工資沒了,就跑出去問惡警要錢,惡警使詭計說:「我們回去查查,是你的錢就退給你。」誰知當天晚上他們就以「妨礙公務罪」來抓我兒子,幸虧兒子事先外出躲避,否則也被抓捕了。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基督徒經歷文章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河北省 高軍
我叫高軍,今年五十二歲,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四個年頭了。沒信神以前,我在世上做買賣,經常忙於請客送禮、應酬交際,天天出入歌廳、賭場等娛樂場所……妻子因此不斷地與我爭吵,最後氣得跟我鬧離婚,並離家出走,而此時的我身陷泥潭無力自拔,雖想竭力維持好這個家卻又做不到,感覺活得特別苦、特別累。1999年6月,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們,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和神話語的開啟,妻子認識到了世界黑暗、人類敗壞的根源後,就對我的處境表示理解,還與我敞開心交通;我也因著神話語的帶領,看到自己沉迷於罪惡的大染缸讓神厭憎、恨惡,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人的模樣,心裡感到後悔、內疚,於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重新做人。從此,我和妻子天天禱告、看神的話,還經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彼此之間的矛盾與心裡的愁苦都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生活中充滿了平安與喜樂。我深知這是全能神挽救了我們這個瀕臨破碎的家,給我們帶來了嶄新的生活,在感激之餘,我暗立心志:願獻上自己的全人來還報神恩。此後,我開始積極盡本分、傳福音,讓更多的人得到神在末世所帶來的救恩,然而,中共政府卻不許人敬拜神、走正道……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基督徒經歷見證文章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山西省 奮勇
我從小到大雖然一直在父母無微不至的呵護關懷中生活,但我心裡卻時常感到孤單,沒有依靠,總有一種莫名的愁苦捆綁著我,讓我無法掙脫。我常常問自己:人為什麼要活著?人到底該怎樣活著?但始終得不到答案。直到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從此在神話語的餵養供應下,我孤寂的心得到了安慰,總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感到特別平安、踏實,這時我才知道什麼是幸福。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才知道人活著需要的不是吃好、穿好、享受好,而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生命的供應,只有這樣人心靈裡的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我困惑已久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神養育著萬物中的每一個生靈,人應該依靠神而活,也應該為神而活,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因為人的生命來源於神,神才是人唯一的救贖,是人唯一的希望,更是人生存的寄託。隨著讀神的話越來越多,我漸漸地明白了一些真理,後來我就在教會裡盡本分,經常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每天過得都很充實。然而,警察一場突如其來的抓捕打破了我寧靜的生活,將我推向了魔窟……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基督徒經歷文章 | 黑暗的地牢生活使我愛神心更堅


山西省 孟勇
我生性老實,總是受人欺負,因此嘗盡了人間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虛沒有意義。當我信了全能神之後,通過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心裡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與快樂,看到在全能神教會裡弟兄姊妹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這讓我認識到只有神是公義,只有在全能神教會裡才有光明。藉著親身經歷幾年全能神的作工,我切實體會到全能神的話語的確能改變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愛,就是拯救。為了讓更多的人來享受神的愛,追求得到神的拯救,我就和弟兄姊妹爭先恐後地配合傳福音,沒想到卻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與迫害。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基督徒經歷文章 |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山東省 林玲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因家裡沒權沒勢,我從小就被人看不起,經常受欺負。每當這時,我就感到特別委屈難受,從心裡盼望著能有一位救世來改變我的命運。結婚後,因著生活的不順,孩子總生病,鄰居傳我信耶穌,當我得知主耶穌拯救受苦受難的人脫離苦海時,我心裡特別激動,感覺終於找到救世主了,從此,我便信了耶穌並大發熱心,經常到各處聚會、聽道。可後來,我發現教會越來越荒涼,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跟社會上沒有什麼兩樣,這不禁令我大失所望,起初的信心也漸漸冷淡下來,不再去聚會了。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記一名十七歲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實經歷
山東省 王濤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與同齡孩子相比我是最幸運的,因我八歲就蒙神的高抬與揀選,隨父母一起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時,雖然年齡小,但我很願意信神看神的話。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聽叔叔、阿姨們在一起交通,幾年下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到弟兄姊妹都追求真理做誠實人,和睦相處在一起,沒有學校裡同學之間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我感到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是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後來,我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在大陸信神追求真理、追隨神,那是把腦袋別到褲腰上,那是一點不差呀……」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我才知道信全能神會被警察抓,因中國是無神論國家,沒有信仰自由。可我當時並不相信這話,認為我只是個孩子,即使被「警察叔叔」抓到,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直到後來,我親身經歷了警察對我的抓捕、殘害,才真正看清了我心目中的「警察叔叔」原來是一群惡魔!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
廣東省 莫志堅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窮山溝,我們那兒祖祖輩輩都燒香拜佛,遍地都是廟宇,家家戶戶都燒香,從來沒有人信神。1995年我與妻子在外地信了主耶穌,回來後我們開始傳福音,後來人數慢慢增多,達到一百多人。因著信神的人越來越多,驚動了當地政府。1997年的一天,警察把我叫到當地派出所,縣公安局局長、國家安全局局長、宗教局局長和派出所的所長以及幾個警察早已等候在那裡,公安局長審問我說:「你為什麼要信上帝?你都跟哪些人聯繫?聖經是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不去教堂聚會?」我說:「憲法明文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你們為什麼不准我們自由地信神呢?」宗教局局長說:「宗教信仰自由是有範圍的,就好像小鳥在籠子裡,雖然沒有綁住翅膀和腳,但只能在籠子裡活動。」聽到他說這些謬論,我特別氣憤,生氣地說:「那麼國家政府是在欺騙老百姓了!」他們幾個聽我這麼說都自知理虧,沒話說了,只好讓我回家。當時我對中共政府逼迫人信神的實質並沒有什麼認識,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為殘酷的迫害,我才看清它正是撒但邪靈的化身,是神的仇敵,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2:9)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河南省 王華
我和女兒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在跟隨神期間,我們母女倆人同時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判刑勞教,我被判刑三年,女兒被判刑一年。我雖經受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迫害、摧殘,但每次在我絕望危難之時,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帶領我勝過了酷刑的折磨和長達三年地獄般的牢獄生活。在患難中,我看到了全能神的愛與拯救,體嘗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並立定心志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的正道……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基督徒經歷文章 | 患難中神光引領

四川省 趙新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裡,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有什麼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我們家境不怎麼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病,因此我信了耶穌,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讀經,積極參加聚會,沒想到我的病竟然慢慢地好了,從此我跟隨耶穌的信心更大了。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基督徒經歷文章 | 神的話是我真正的生命

天津市 徐志剛
以往,我深受中國傳統觀念的薰陶,把為兒孫置房產當成了人生目標,為此,我潛心鑽研汽車修理技術,還開了一個汽修廠,生意幹得紅紅火火。那時我認為人的命運是在自己手中掌握,當妻子的姐姐給我傳耶穌福音時,我不接受還譏笑她。然而好景不長,廠子的效益越來越不好,任憑我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折騰得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整日借酒消愁,以至於有一次開車時因走神出了車禍,汽車被撞得面目全非,而我卻奇蹟般地倖存了下來。
不久,也就是1999年春天,妻子給我傳了全能神末世福音,從神的話中我知道了自己以前為什麼活得那麼痛苦,無路可走,原來都是因為我接受了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想靠自己的能力創造幸福的家園,結果被捉弄得痛苦不堪,甚至差點把命也搭上了。是全能神把我從死亡邊緣救起,又把我帶到他的家中,我真是蒙了神極大的救恩。從此,我每天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心裡特別亮堂、有享受,慶幸自己找著了真正的人生道路。然而,不久卻傳來了我因信神被中共政府列為抓捕對象的消息,我只好到外地去盡本分。雖然心裡也有軟弱,但我相信無論我走到哪裡,無論撒但惡魔如何追逼,神的話都會引領我。此後的十多年來,在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下,我每天過得充實、有意義。在後來的一次撒但惡魔抓捕、迫害的親身經歷中,我更實際地體會到神的話語就是我生命的力量,使我在撒但的酷刑折磨中堅強站立、無所畏懼,最終使撒但徹底蒙羞。經歷過後,我更感神話語的寶貴,無論何時我都不能離開神的話。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山西省 趙睿
我叫趙睿,因著神的恩待,我們全家於1993年跟隨了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爭暗鬥,互相排擠,爭奪權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教會生活沒有一點享受,很多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也不聚會了。面對教會荒涼的慘狀,我痛苦無助,就在1998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俯伏在地向神哭訴:「主啊!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沒有你的帶領,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下去?」感謝神垂聽了我的呼求,1999年7月,在神奇妙的擺佈安排下,我聽到了重歸的主耶穌——全能神末世福音。藉著過教會生活,我體嘗到了聖靈作工帶給人的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一掃往日的宗教式生活,每個人都暢所欲言,交通聖靈開啟的亮光,談自己怎樣經歷神的話、怎樣依靠神解決敗壞得潔淨的過程;而且,弟兄姊妹的活出特別敬虔端莊,誰有缺欠或敗壞流露,也能包容擔諒,憑愛心幫助,誰有難處也沒有人會貶低小瞧,大家都會一起交通真理來解決。這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教會生活,正是我尋覓多年的真道!迷失多年的我終於又回到了神的面前!我向神立下心志:願把那些仍活在黑暗中的無辜的靈魂帶到神面前,使他們也能活在聖靈作工的帶領與祝福之下,得著神生命活水的澆灌。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的天職,也是最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於是,我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基督徒經歷文章 |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山東省 林櫻
我叫林櫻,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在沒信全能神之前,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我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打拼,但事與願違,我卻處處碰壁、受挫。飽嘗了生活的艱辛,我感到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就在我痛苦無助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當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禁不住淚流滿面,全能神慈母般的話語給了我極大的撫慰,感到自己像一個流浪多年的孤兒回到了親人的懷抱,不再孤獨、無助。從此,我天天飢渴慕義地讀神的話。藉著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我看到他們都是那麼的和善、誠實,人與人之間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無論誰有什麼難處,都會真誠地交通真理幫助解決,沒有交易,也沒有索取,活出的都是神的愛,我在這裡得到了從未有過的釋放與快樂,我深感全能神教會是一片神聖的淨土,認定全能神就是能拯救人脫離苦海的獨一真神!正當我享受神愛之時,中共政府卻對我施行非法的抓捕、迫害,打破了我喜樂美好的生活。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基督徒經歷文章 | 患難中神愛引領心更堅

浙江桐廬 陳露
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以種地為生。為了考上大學脫離貧窮落後的農村生活,我一直發奮讀書。上高中時,我接觸上了《西方美術史》,看到了《創世記》《伊甸園》《最後的晚餐》等許多優美絕倫的畫作,才得知天宇間有一位創造萬物的上帝,心裡不禁對上帝充滿了嚮往。大學畢業後,我很順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又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終於實現了自己和父輩們的願望——脫離了祖輩沿襲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2008年,孩子的降生又給我的生活增添了許多的歡樂。面對眼前所擁有的一切,我本以為自己會過得很幸福、愜意,然而,在我享受這人人羨慕、嚮往的美好生活之時,我卻總也擺脫不了內心深處那種莫名的虛空感覺,對此,我很困惑,也很無助。

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基督徒經歷文章 |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河南省 小何
時光如梭,一晃我跟隨全能神已十四個年頭了。在這些年裡,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崎嶇坎坷,但有神的話語伴隨,有神的愛憐陪伴,我心裡特別充實。在這十四年裡,讓我最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8月份的那場抓捕,在那次抓捕中,我受到了中共警方的殘酷折磨,幾近殘廢,是全能神看顧保守了我,並用他的生命話語一次次帶領我,才使我勝過惡魔的酷刑站住了見證。經歷中我深感全能神話語力量之超凡,全能神生命力之偉大,認定全能神就是宰一切、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更是我唯一的拯救與依靠,任何的敵勢力都無法將我從神手裡奪走,也無法攔阻我跟隨神的腳步。